原来是这样──六-四亲历者讲述事实真相_Z素生活_宝马娱乐登录网址_2018上下娱乐老版本
主页 > Z素生活 >原来是这样──六-四亲历者讲述事实真相 >

原来是这样──六-四亲历者讲述事实真相

2020年06月22日 来源:http://www.bmw41.com

原来是这样──六?四亲历者讲述事实真相

六?四大屠杀,装甲车血染天安门。(网路图片)

中共邪党走入坟墓已成历史必然,但一些人担心,没有共产党的强权统治,中国就会大乱。其实在首都北京我们已经早在1989年春、夏之交就实践了20天左右没有共产党的日子。

1989年5月13日,许多北京高校的大学生来到了北京天安门广场,为了反对共产党官员腐败和争取更多的人权开始绝食。从这一天起,数十万大学生和数十万北京各界群众自发的涌向天安门广场声援绝食学生,最多时达到300万人。从这一天起,共产党渐渐失去对北京的控制,北京渐渐处于无政府状态。

我当时正上大学三年级,从5月16日起也跟随我校师生去广场声援绝食的学生。每天都有数十万北京各界群众自发的涌向天安门广场声援学生,并在广场周围游行。另有几十万大学生自发的彙集在广场中央,当时人山人海。天安门附近,所有交通警察、治安警察、武警从岗位上撤掉了,交通岗亭、天安门广场上都再看不见值勤警察的身影,完全靠大学生自己维持秩序。但一点也没乱,而且秩序井然。我当时天天去广场,从没见到或听到打架或偷东西的事情。

首都各界送来慰问学生的各种食品、饮料堆积如山,应有尽有。大家都是发自内心的主动承担起各项责任,我和几个大学生正好站在了一个食品饮料堆旁边,就自动承担起分发食品的任务。我们负责分发的人并没有近水楼台先得月先享受,而是先分给其他人。而领取食品的人,只是按需索取,没人多拿多要。当时我很感慨,没想到共产主义的理想——“物质极大丰富,人们按需分配”却在没有党组织的天安门广场首先实现了。

天安门广场的学生爱国运动感染着人们,人们都放下自己私念,首先心繫国家和民族的前途。广场上彙集了来自全国各地的大学生,其中不乏漂亮的女孩子们。当时我正值青春年少,还没有女朋友,在广场找个志同道合的女朋友应有很多机会。但我在广场上不敢动一点私念,觉得要是动了私念就是对这场伟大的爱国运动的亵渎,所以从始至终不曾问过那些与我并肩站在一起的漂亮女孩们姓字名谁,来自何方。

儘管北京城秩序井然,上千万老百姓安居乐业,但共产党当权者眼看就要失去自己的权力和利益,所以5月20日以“恢复正常秩序”为借口实行戒严,派几十万解放军进城,準备镇压学生。但各路开进的解放军被自发的几十万手无寸铁的北京市民拦阻在各进城的道路上。从这天起北京市政府基本处于瘫痪状态,北京基本摆脱了共产党的控制。北京成立了没有党领导的北京高校学生自治联合会和北京工人自治会。

5月21日我来到离家最近的石景山区古城大街,只见长长的军车队被老百姓以血肉之躯拦截在马路上。当时老百姓除了挡在军车前,并没有对军人採取任何过激行为。那些士兵荷枪实弹,都是一脸茫然,被当局欺骗:“北京发生了动乱,前来恢复秩序”。许多老百姓围住军人,给他们讲事实真相,告诉他们大学生是反腐败,北京秩序井然,根本不需要解放军来维护秩序。我一是觉得那些士兵也是被共产党欺骗的,也挺可怜的,另外想让军人理解,我们对他们没有敌意,只是希望他们别对无辜的爱国学生和市民开枪。于是和几个同学一起,在现场群众中募集了一些钱,为士兵们买了些饮料和食品送给他们。至今记忆犹新的是一位北京中年妇女感慨道:“怎幺联合国不派维持和平部队来北京保护我们呢!?”北京市民在各个进城要道赤手空拳的以和平方式没有让军车前进一步。

北京城区和近郊看不见了警察、武警、军人,摆脱了共产党的统治,连十字路口的交通警察也不见了蹤影,取而代之的是学生们在指挥交通。为不给共产党找到镇压学生的借口,首都市民默契配合,自觉维护社会治安,社会秩序井然,商业活动如常。根据北京市公安局的统计,这一时期,北京市各种刑事犯罪案件却明显下降,交通事故也是历史最低。这期间,北京老百姓人与人、心与心之间的距离都拉得非常近,人见人亲,连素不相识的人彼此都成了兄弟姐妹,根本不会计较个人恩怨得失,大家万众一心对付共产党,希望没有共产党的好日子能长久维持下去。当时只要申明去天安门广场或去拦军车,任何一辆车都免费给你载过去。当时北京根本没有“暴乱”发生,社会秩序良好,连小偷都声称罢偷!一次晚上我从天安门骑自行车往家赶,不小心碰到另一骑车人,还没等我开口,那人先开口:“没事,理解万岁!”招招手就走了。要是在过去共产党统治时期,大家被共产党欺压的心里一肚子怨气,点火就着,街上相互碰一下就往往吵架。当时,北京大多数人脸上洋溢着喜悦,大家被共产党欺压了几十年,终于过上了几天没有共产党的快乐时光。大家还有一个心照不宣的共同心愿,最好这次大家一鼓作气,能让共产党彻底从中国舞台上消失。没有了共产党的控制,首都媒体人的胆子也壮起来,不再为共党涂脂抹粉,不再为共党欺骗人民,首都媒体几十年里破天荒的说了几天真话,当时北京的社会环境从没有过的和谐有序。

可是好景不长,6月3日晚至6月4日,解放军在共产党的指挥下,用坦克和冲锋枪一路杀进城来,一直杀到天安门广场。我因抢救被解放军开枪击中的学生、市民,随救护车来到北京军事博物馆附近的北京铁路总医院,亲眼看见许多被解放军子弹打死、打伤的市民和学生。血!到处是血!被子弹击中的人太多,不仅治疗室里,连走廊上到处都是伤员,就像个刚经过激战的战地医院,此景以前只在电影里见过。被子弹击中四肢的在这里都属于轻伤,包扎一下子弹都不取出来,伤势太重的也顾不上了。有一个场景至今历历在目,一个被击中头部的年轻小伙子躺在地上,血不断从头上的绷带中流出来,喘一口气,吐一口血,身下已经是血流成河,因伤员太多,抢救不过来,只好任他痛苦中残喘生命中最后的几口气了。还有一个原因,医生们也没料到解放军真的会开枪!所以根本没有储存足够的血浆,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许多伤员死去。悲愤!如果早点认清中共的邪恶本质,事先稍作防範,老百姓也不至于死伤如此严重呀!

第一批戒严部队冲过去之后,我来到军事博物馆前的大街上,看见地铁站的窗户和水泥墙上布满弹洞。

我在五颗松路口看到被坦克碾成肉饼,一片血肉模糊,薄薄一层贴在地上的一堆人肉馅,中间陷着一些人骨,根本分不出来哪边是头,哪边是脚,后来我发现有几颗牙齿陷在肉泥里,料想那边曾经是人的头部……

一个刚从天安门广场逃出来的北方工业大学的女学生哽咽的告诉我,解放军在天安门广场驱赶他们,在一字排开的装甲车从长安街金水桥向广场隆隆开过来时,有些学生还在帐篷里,在装甲车一路撞倒、碾碎广场上的帐篷时,从帐篷里传出一片骇人的惨叫声……

是共产党指挥的解放军给首都北京带来了屠杀、死亡、恐惧和动乱!

在六四大屠杀后的大清洗中,我所在的北京科技大学分院就有十几个学生被端着冲锋枪的解放军从校园抓走,同学们各个都人人自危,人心惶惶,当时的感受是,北京已安不下一张平静的书桌了,共产党的枪杆子打碎了北京短暂的和谐时光。

中共就是靠谎言和暴力维持其统治,“六.四”屠杀有千百万的见证人,还有全世界通过国际媒体的镜头看到了真相,可中共居然还是脸不变色、心不跳的撒谎,否认其罪行,还造谣、诬陷“六.四”广大爱国学生和市民,其厚颜无耻真乃古今中外无出其右者。

今天中共大规模活体摘取、贩卖法轮功学员器官,做器官移植手术的黑幕被从不同角度广泛曝光后(http://www.epochtimes.com/gb/10/4/19/n2881569.htm?p=all),有些人难以置信,问了类似我们当年的问题∶共产党会这幺狠毒吗?中共在一九八九年“六•四”,在北京的大街及天安门广场敢当着上千万北京市民和许多国际媒体摄像机的面,肆无忌惮用坦克和冲锋枪屠杀手无寸铁的学生和百姓,那法轮功学员被它们抓到监狱、秘密集中营后,在背地里中共还有什幺惨绝人寰的事干不出来呢?!与“六•四”相同的是解放军在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暴行中也扮演关键角色。(http://www.zhuichaguoji.org/node/21820)。中共的邪恶超出人们的想像!当中共解体那天,定会有更多比活摘器官还骇人听闻的暴行会暴露出来,到时定会震惊得人们目瞪口呆!

看了《九评共产党》之后才明白,为什幺中共几十年来一直大量地屠杀中国人,原来它就是从西方传来的邪灵,它对中国人不但没有感情,而且对华夏传统文明和华夏子孙充满仇恨。

中共通过周期性的杀人刷新人们的恐惧记忆,而无奈的臣服于它的暴政,历次政治运动土改、三反五反、镇反、反右、大跃进、10年文革、“六•四”屠城、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杀害了千千万万的中国人,每次运动后善良的中国人都希望中共能下不为例,但中共一次次用屠刀和鲜血回答中国人的期待。中共就是毒蛇,人们期望毒蛇有一天能不害人,那是痴心妄想,中共根本做不到,因为它就是那害人的东西!中国人还需要多少同胞的鲜血才能擦亮眼睛呢?中共杀人是随机的,真的要等到中共的屠刀架在自己的脖子上,才能认清中共的邪恶吗?

中共邪党的统治使传统的信仰和价值被破坏;原有的伦理观念和社会体系被强制解体;人与人之间的关爱与和谐被扭曲成斗争与仇恨;,由此带来的社会道德体系和生态体系的全面崩溃,将中华民族拖向深重的危机,人人都是受害者。

相信许多北京人和当年学子至今还仍然怀念1989年那段没有共产党的美好、幸福的日子。随着更多的中国人唾弃中共邪党,一个没有共产邪党的美好社会很快真的会到来了!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