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英的长照愿景,还没有说完的难题 _R生活历_宝马娱乐登录网址_2018上下娱乐老版本
主页 > R生活历 >小英的长照愿景,还没有说完的难题 >

小英的长照愿景,还没有说完的难题

2020年07月07日 来源:http://www.bmw41.com

许多渊远流长的文明都有弃老习俗,其概梗大概是这样的:在自然面前人类必须低头,为了确保足够资源繁衍社会(下一代),老年人到了一定岁数就必须由晚辈背负至深山荒野(山神面前),任其自然死亡。当然,身处于二十一世纪现代社会的我们,已经不太可能再接受这种「长期照顾模式」,我们有了许多新科技、新技术可以大幅提升环境负载力,我们有了现代行政官僚、税收、以及重分配的社会政策,我们甚至有了来自异邦的充沛廉价劳动力。我们失能的长辈可以在家中安享晚年,在儿孙环绕中安详的离世,这是一幅现代的美丽风景。果真如此吗?

印尼政府计画逐步减少劳力输出 台湾该如何应对?

日前印尼政府表示将于2017至2019年间逐步减少该国非技术劳动力输出,此政策转向将对台湾长期照护系统造成深远影响。简言之,目前台湾社会的长照需求大量倚赖约22万名外籍移工提供服务,其中近八成来自印尼(请参看表一,2015年来自印尼女性移工人数18万多人,其中只有极小量不是服务于失能者看护部门)。试想,假若2019年印尼政府果真达成政策目标,完全停止非技术劳动力输出,这巨大的服务需求缺口,将由哪个部门来填补?更遑论现在至2019年间新增长的需求量,以及「外籍看护工属于全天候工作与待命状态,工时长、薪资相对低,对雇主来说当然好用」的服务使用习惯和期待。

截至今年总统大选前,有两个主要方案备受讨论,但也都着重于财源筹措,而对怎幺提供长照服务少有着墨。其一为中国国民党执政的政府规划多年的「长期照顾保险」制度,希冀藉由複製全民健康保险的成功模式筹措公共财源、打造长照系统,其规划的第一部分《长期照顾服务法》已于2015年五月完成立法,主要模仿「医疗法」规範长照机构、人员设置等架构性事宜,并设立「长照基金」作为基础服务、研究发展用途。第二部分,即确立主要财源的《长期照顾保险法(草案)》于今年总统大选前本已接近审议完成阶段,不过因选后政党轮替且新政党政策方向相当不同而暂延至今。第二个方案,即是由蔡总统于选前提出的「扩大指定用途税」以筹措公共财源、支应长照服务需求,在现有基础上继续扩大补助式的照顾计画,推动「新建构长期照顾体系十年计画」(简称长照十年2.0版),并发展以社区为基础的健康照护团队(community-based health care team)。

小英的长照愿景,还没有说完的难题
蓝线为印尼,绿线为菲律宾,紫线为泰国,浅蓝线为越南

然而,无论是哪个方案,都没有真正回答照护人力需求的缺口要如何解决。放眼国外,如同台湾一样大量倚赖外籍移工看护的国家,可能只有以色列。西欧国家虽然也已外籍移工减低照护压力,但是除了十分富有的家庭,少有一对一的照护服务,顶多是一天四次的家访照顾模式。究竟现在对于外籍移工所提供服务的庞大依赖,是否要逐步减少?减少的服务需求缺口能够由谁来替补?又不论是否减少,在缓冲期要如何整合进入未来的长照系统?眼下印尼政府放出的减少劳动力输出风声,更显此议题的重要性及迫切性。

为了让失能者安然面对失能人生 我们愿意付出多少社会资源?

当然,我们可以将长照需求继续视为私领域的事务,将提供长照服务视为个人和家庭责任。现在依赖22万外籍移工看护所提供的服务,其财源主要皆为私部门,公共财源相比之下在整体长照服务系统中,显得十分微小。为什幺需要由政府来负责未来的长照需求呢?那些现在、未来请得起外籍看护的家庭,自有办法找到出路;至于那些未来请不起外籍看护、也找不到出路的家庭,我们就修改《民法》废除亲属间的扶养义务、修改《刑法》废除加工自杀罪、修改《安宁缓和医疗条例》增订安乐死相关规定,经过一定时间,弃老的习俗或许又会以新的面貌再度形成。就像弃老习俗所教导的,比起现代社会长者本人长年忍受失能的痛苦,照顾亲属因孤立无援而工作、生活、和照护多头烧,身心俱疲至极限,最后在崩溃中杀死至亲,古老文明的弃老智慧,说不定更符合人性「尊严」(事实上,弃老习俗相当符合当前盛行的疾病压缩论,从失能到死亡之间时间极为短暂。)

但是对大多数现在、未来需要照顾的台湾人而言,这并不是最好的解答。我们需要有总体规画的人力体系,提供大部分人负担得起的长照服务,就必须自问:我们愿意为了让失能者安然面对失能人生付出多少社会资源?在一端是安然、有尊严的死亡、一端是被动、无奈、不得已的弃老习俗,在这光谱中,我们又要让彼此拥有何种程度的基本保障和尊严?我们必须将长照需求视为「公共」议题,我们必须赋予彼此照顾失能者的义务,在有钱人和贫穷人之间、在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之间、在失能者和非失能者之间、在老中青世代之间。而为了承担这份义务,我们之中必须要有人预备好做出个人利益的牺牲,以去填补十七万印尼外籍看护留下的照顾服务缺口,去支撑未来只增不减的照顾服务需求。这不是道德劝说而已,而是社会对于长照部门的巨大承诺以及运用有限资源做出的巨大投资。

弃老并不只是古老文明的传说,二十一世纪的今日,弃老(或是更为缺乏尊严)的情节依旧每日上演,至于这是习俗或是悲剧?就看我们选择的价值为何,以及我们愿意为这选择付出多大的承诺。

 
上一篇:
下一篇: